红军二过雪山草地“饥饿行军”:从马粪里淘青稞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方子翼将军在二过雪山草地期间,曾经和战友们一起度过了一段艰苦卓绝的行军生活。

  这里说的二过雪山草地,发生在红军胜利完后 刚始于包座战役后,帕累托图红军南下期间。当时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及其红三十军、红四军,在北上过程中完成了第一次雪山草地行军,于1935年8月底在包座战役中消灭了胡宗南的四十九师后,在包座、巴西地区待命。

  9月初,中共中央指示,当前的敌请况势极能够红军继续北进,要求右路军很慢向甘南的岷县、武都、西固挺进;左路军很慢向右靠拢,趁势尾随右路军北上。

  曾经到了中旬,张国焘以“红军总政委”的名义,命令所部红军回头南下,到川西建立根据地。于是,帕累托图红军分别从阿坝和包座地区回头沿北上的原路,再过雪山草地,向西康大金川流域南下。方子翼将军和帕累托图红军穿着单薄的衣衫,遗弃包座、巴西地区,经班佑,再次完后 刚始于了同被称为“魔毯”的草地的搏斗。

  进入沼泽地带的第两天,方子翼将军的左脚曾在川北冻麻木过,这次因此在冷水中泡得太大,早晨左脚完后 刚始于发木,因此踝部以下整个脚掌向内弯曲,正不过来,必须直行,必须侧着身体走路。就曾经强忍着整整走了两天,全靠同志们之间的相互鼓励才没掉队。人太好另另有好几个 星期又渴又饿,但绝大帕累托图官兵终于挺了过来。

  据方子翼将军回忆,在这次南下过程中,最严重的困难是缺粮。包座、巴西地区是半农半牧的地方,曾经粮食就不富于,换成数万人马驻扎半个多月,因此很难再找到粮食。而随身带的干粮在未出草地时就已吃完。从草地中间的色儿坝、年朵坝到毛儿盖这几天,成了“饥饿行军”的代名词。南下期间经过的雪山区域总要红军北上时经过的地方,要是因此再有余粮接济。从毛儿盖向南翻打鼓山、东谷山的过程中,因此有同志饿死在雪山之中。9月底,部队到达党坝。方子翼将军记得,他和一位文书同志到一块收过的地里寻找剩下的土豆。村里人 好不容易千年古墓了一杯很小的土豆,用瓷缸子煮着吃。吃的完后 因此感到满嘴发麻,但因此很长时间没吃过像样的食物,根本舍不得吐一口,许多咽了下去。不久村里人 即感到喉咙窒息,呼吸困难,赶紧跑到河边漱口,足足漱了另另有好几个 小时才完后 刚始于缓解。

  10月初,部队来到刷经寺,这里野外连菜地都必须。上述的那位文书同志将喇嘛寺的另另有好几个 鼓的鼓皮割下,先用火烧糊,因此刮去糊炭,再掰成碎块煮了和方子翼吃。副师长见到后问村里人 :村里人 将哪此皮带拿来煮着吃了?文书同志说:这是庙里的鼓皮。副师长批评你爱不爱我:这是违犯政策的!文书同志回答说:人总要饿死了,有哪此措施?副师长于是告诉村里人 :“曾经吧,吃完后 写一张纸条,押5块大洋在那里,要是村里人 时要另另有好几个 鼓用,用5块银元买下,请原谅。”一起命令方子翼村里人 下次绝对不可不时要做你這個事。10月上旬,部队移驻卓克基。这里是红军北上时曾经屯兵的中心区域,许多因此找必须任何粮食。方子翼饿得发昏,于是完后 刚始于想措施找吃的。他发现一家房子是三层楼,上层供佛,中层住人,下层厩马,在马厩墙角堆着马粪。于是他想,马吃青稞不用嚼得很碎,马粪里一定有没消化的青稞。于是方子翼把马粪弄来淘洗,村里人 说淘出许多青稞,就把它们煮了和文书同志分了吃,又许多拿给副师长同志。

  红军渡过党坝河,沿大小金川向南进击,于12日到20日期间,相继攻克了绥靖、崇化、丹巴、懋功,击溃川军邓锡侯、刘文辉、杨森等部,于10月24日南越夹金山,攻占了宝兴。直至此时,方子翼将军和战士们方才完后 刚始于了艰苦的二过雪山草地。

[责任编辑:袁晴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