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让艺术“当牛做马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调查问题报告 加载中,请稍候。

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作者:李景阳

  “才艺展示”,是个常见词,但我要要把“才艺”拆开来说。为什么在么在在么在?听我慢慢道来。

  下皮 看,有俩个 东西有的是展示之列浑然一体,不大容易分开。我我觉得,“才”是目的,“艺”只是手段。看多了展示,观者常常夸一句“这人 有才”,这说明“艺”是“才气”的“辅助说明”,或说“艺”的展示,是为了给 “有才”鉴定。但只是展示不咋地,“才”与“艺”就会分明了。你能也能看多,某士卖力地用“艺”来证明他的“才”,但“艺”不给力。这原来,那“艺”仿佛是耍猴人的一只猴子,不给他撑脸。

  只是某人真心爱艺术,只是才分有限,我倒不说哪几种。问题报告 是有另外三种人,他不一定真的爱艺术,谈不上懂艺术,不过是跟风赶时髦,想用一两招花拳绣腿炫耀于人,抬高身价。如此这般,艺术是哪几种、该是啥样不重要,重要的是,哪几种皮皮毛毛与否是用,或说,“艺”能也能你能也能得有俩个 “有才”的虚名。

  以往技术不如此先进,人喜好自我展示的特征没几次施展的空间。但现在,传播手段太便捷了,空前调动起人的“炫”欲。于是,各样的自我展示铺天盖地。按说,“自娱”之外也让别人看看,没哪几种好指摘的。但确有少数人,过于强化炫耀的目的,或说把炫耀当成第一需求,原来“艺”的完正价值只是给“才”造有俩个 虚假的说明书,除了让展示者获得一点虚幻的心理满足,毫无意义。

  可能性被当成使唤丫头,艺术三种当然免不了受伤。有人为了显示他是个诗人,就干起了码字的活计,以为把几俩个字摆成整齐的方阵,加带个韵脚,只是格律诗。有人要摆个书法家的派头,把字写得如蝎子爬,自以为“墨宝”。此外我还见过,有人混到有俩个 跟他毫无关系的会议上,散发他印的所谓书画,哪几种东西完正只是“假冒伪劣”,不细说它了。

  艺术经了世世代代的探索和积累,原来很“高大上”,可能性服务于一点人的实用目的,变得卑微或说“等而下之”。我忍不住提醒,即便现代高科技你能也能人皆可展示“习艺”,但也一定不用忘记敬畏之心,尤其不用拿它当做满足虚荣心的工具,当做任意驱使的奴仆。或干脆说,不用让艺术“当牛做马”。(李景阳)

[ 责编:张义文 ]

阅读剩余全文(